【跬步千里】治疗目标会因血流动力学评估的差异而不同(答)

82. 当同样将改善组织灌注作为目的时,治疗目标会因血流动力学评估的差异而不同。[推荐强度:(7.92 ±1.36)]

 

 

让我们再来回顾一下:

 

目标,着眼于细节,是某一具体干预措施或临床行为的直接结果;目的,着眼于方向,是某个治疗策略的方向或一组治疗方法的最终结果。

 

治疗是由干预措施实现的,目标实际上是对干预措施的具体把控,是完成治疗的基础。而每一项干预措施是否达到治疗目标均会直接影响治疗目的的最终实现。实施多项干预措施是为了达到治疗目的,同时通常需要多个治疗方法连续或同时进行,来获得最佳治疗结果。因此,不同干预措施的实施本身会相应产生一系列的治疗目标。另一方面,在临床上,由于我们对干预措施进行评估手段的不同,也会由此出现治疗目标选择的不同,如当我们使用药物使心输出量增加时,我们可以通过PiCCO直接测量CO、重超测量VTI等来作为我们不同治疗目标的选择。

 

 

 

所以,当我们将提高心输出量作为治疗目的时,根据对干预措施评估手段的不同,我们可以选择不同的治疗目标。当应用Picco时,可以直接获得SV;应用重症超声时,可以测量VTI,从而计算出CO;留置中心静脉导管时,在心脏基础情况良好的情况下,根据Starling曲线,CVP的动态变化也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右心前负荷以及CO的变化;甚至在监测手段有限时,我们也可以通过患者心率、血压、 尿量等动态变化,包括但不局限于皮肤花斑评分、CRT时间、体表核心温度差等来作为治疗目标。重要的是对治疗目标的动态评估以及据此对干预措施的不断校正。

 

 

 

因此,补液时,什么可以作为治疗目标。首先,补液作为干预措施,需要治疗目标。补液时治疗目标最直接的表现即是CO,“补液是为了涨CO”则很好的概况了这一道理。而如果无法监测CO,在补液时MAP的变化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应CO的变化,因此,当监测手段有限时,也可选择MAP。SvO2和GAP均是反应流量的指标,流量足则灌注好,因此他们也可以作为补液时的治疗目标。而最后的补液量,小编认为,则并不能作为治疗目标,在重症患者中,我们可能无法确定所谓的“最佳补液量”,更不能为了达到某一“目标补液量”而补液,“为了补液而补液”应是我们避免的,应该通过不同的评估手段确定最适合患者的容量状态。

收藏

重症相关